您的位置:潇湘馆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29:庐山真面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29:庐山真面

来源:百家讲坛 作者:王立群 点击:63
部分文章通过图片转成文字,会有一些错别字,望知晓。

内容简介

在《另类奇才》一集中,王立群先生讲到,东方朔行为荒诞、怪异,经常逗得汉武帝和大臣们捧腹大笑,因此在人们的印象中,东方朔就是一个行为放荡,供汉武帝逗笑取乐的一个弄臣,以至于他成了后世文学作品描摹的对象,东方朔的形象永远地被定格在了这个层面上。而在司马迁的《史记》中,东方朔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这一面却被淹没在各种文学作品和民间传说中。那么东方朔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他真的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滑稽大王吗?河南大学王立群教授做客《百家讲坛》为您揭示东方朔的另一面。尽请关注《王立群读〈史记〉汉武帝》之《庐山真面》 。

全文

解说:东方朔行为荒诞、怪异,常常逗得汉武帝捧腹大笑。因此在人们的印象中,东方朔就是一个行为放荡,供汉武帝逗笑取乐的一个弄臣。以至于他成为后世文学作品描摹的对象。东方朔的形象永远被定格在了这个层面上。而在司马迁的《史记》中东方朔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这一面却被淹没在各种文学作品和民间传说中。那么东方朔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的呢?他真的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滑稽大王吗?真实的东方朔是怎么样的?河南大学王立群教授做客《百家讲坛》为您揭示东方朔的另一面。尽请关注《王立群读〈史记〉汉武帝》之《庐山真面》

要想了解历史上真实的东方朔,我们就举历史事实为证。我先讲三件正史记载的事实。我们看看东方朔是怎么做的。第一件事,汉武帝建元三年。汉武帝是建元元年继位的,到了建元三年,汉武帝这时候才十八岁。他突然之间下令要扩大上林苑。上林苑本来是秦代的一个皇家打猎的猎苑。在秦朝的时候比较小,在汉高祖十二年的时候刘邦就下令把上林苑给老百姓种地。但是过了将近半个世纪,汉武帝突然下令,要扩建上林苑,把上林苑大规模地扩大,作为皇家打猎的地方。这个计划出台以后,马上遭到了一个大臣的反对。而反对的这个大臣大家想都想不到,一般人会想到这件事肯定是汲黯要反对,结果反对他这个计划的人是另类奇才东方朔。东方朔提出三不可,这个事不能办有三个不可以。第一,与国来说。本来两个县的土地让你老百姓种,国家可以说赋税啊,你现在把他赶走了,国家的赋税就减少了,与国不利益。第二与民不利。老百姓在这生活了半个世纪,他要拆他们的房子,要扒他们的祖坟。你想想挖人家的祖坟这是什么事啊。老百姓肯定不愿意啊。第三,与已不利。说你天天打猎,你打猎你开飞车飙车。万一来了个车祸,你怎么办?汉武帝一听觉得东方朔讲得有点道理。这个话讲得有点道理。但是呢?汉武帝又不想放弃自己。汉武帝想玩啊。我们上一集就讲过汉武帝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他不但要为全国人民谋幸福。他还要为他自己某幸福。所以汉武帝他就想到东方朔这个话,是说的对的。你不能打压人家,人家东方朔的意见说得是对的。他怎么办呢?把东方朔升官,升成太中大夫给事中。实际上就是内朝的一个重臣了。而且还赏了东方朔黄金百金。赏了一百金。这是一方面,奖赏了东方朔。另一方面,汉武帝照样扩建他的上林苑。这是第一件事。但这件事情呢?汉武帝的反应很正常,我们看到东方朔的反应不正常。我们上一集不是讲东方朔是个另类奇才吗?他把朝堂做隐居之地。一个做隐士的人,汉武帝扩建他的上林苑,干你这个隐士什么事啊?你凭什么提出三不可,你这个三不可一提出来,你算是朝中的隐士吗?这是第一件事。他阻止汉武帝扩建上林苑。第二件事,这件事汉武帝做得更绝了。汉武帝有个外甥,叫昭平君。是他的妹妹生的一个儿子。昭平君娶了汉武帝的女儿。所以他的外甥是双重身份。第一是他的亲外甥,第二是他的亲女婿。这样一个身份有恃无恐啊。所以这个家伙后来就表现得非常蛮横。所以他经常被公安部门召过去查询。因为他经常犯法,但是一查谁也不敢办他的事,不敢办他的案子。所以他的母亲也就是汉武帝的亲妹妹隆虑公主临死之前对他的儿子很不放心。汉武帝的妹妹死得很早,她临死之前觉得她的这个儿子将来必犯死罪。所以他的妹妹就是汉武帝的妹妹昭平君的母亲在自己临死之前,她很有预感。他拿出了一大笔钱就是一千斤黄金,一千万钱。就是金千万,钱千万。预先给她的儿子赎了个死罪。我交了这么多钱,万一我死了以后我的儿子犯了罪,我先给他交了赎罪钱了。你免他一死。汉武帝答应了。结果是果然不出其母所料。他母亲死过以后,这个昭平君就是汉武帝的女婿,酒醉之后,竟然把他的老婆,也就是汉武帝女儿傅母就是保姆啊、教导她的这么一个老太太给杀了。喝醉酒就杀了。按照汉朝的法律规定,杀人是要处死的。所以廷尉就把这个案子上报给汉武帝。汉武帝就要廷议,大臣们朝议。大臣们都说杀不得,为什么呢?他母亲临死之前已经交了金千斤,钱千万。替他预先赎了个死罪。汉武帝又答应了。所以他儿子犯法,不能处死。这个事情大臣不同意,又交给汉武帝裁决了。汉武帝说了一番话,他说这个法令,不是我定的,是先皇定的。我如果因为我妹妹,违背了先皇的法令。我今后要到祖庙的中间,祭祖的时候。我有什么脸面见我的祖宗。我不能因为我的妹妹而改变了祖宗的法令。这是第一。再一个我怎么对天下老百姓一个交待啊。所以汉武帝最后还是痛下决心,把他这个亲女婿也就是亲外甥给杀了。杀了以后,汉武帝在朝堂上大哭起来。汉武帝一哭,大臣们都跟着哭了起来。这个时候东方朔出来了。东方朔不知从那里弄来一杯酒。就举到汉武帝面前给汉武帝敬酒。然后呢?东方朔就说,他说皇上能够赏罚不避自己的亲人,这是天下百姓的福分。然后就向皇上敬酒当然就把朝臣跟皇帝搞得全愣住了,都觉得东方朔这个人怪怪的。汉武帝也没吭气。退朝了,退朝以后就把东方朔召进来了。召近来以后,汉武帝就狠狠地说东方朔几句话。他说我听古人说,一个人说话要是有眼色的话,谁都不讨厌他。你说今天你在朝堂上该给我敬酒吗?东方朔一听皇帝责备他,先脱帽,再谢罪。东方朔的老办法就是先摘帽子再谢罪。然后说我这个人就是一根筋。我就想到皇上正在悲痛,而且我就知道,天下最能够解决忧愁的就是酒。所以我给皇上敬酒。这一说呢?汉武帝到还是很英明,最后怎么处理呢?第一赏了东方朔。这一次赏了东方朔一百匹绢啊。东方朔的绢是赏得最多的。而且他迎娶美女,主要用的是绢,又赏了一百匹。有够好多年,而且还免了东方朔的一次罚。我们上集讲到,东方朔玩儿过头了,不是在汉武帝的办公室尿了一泡吗?他一尿不是给他的官,免了吧,就因为他敬了这杯酒。把那次的处罚给他免了,又给他官复原职了。这是第二件事。这件事的大家想一想。东方朔像个大隐士吗?

解说:无论是阻止汉武帝扩建上林苑,还是给汉武帝敬酒。东方朔的表现让我们怎么也笑不起来。他严肃认真的样子,完全没有隐士的洒脱。这与上一集所讲的那个滑稽可笑的东方朔叛若两人。东方朔还是“大隐隐于朝”的隐士吗?在他身上还有哪些让我们意外的事情发生呢?

我们看第三件事,第三件事更出奇,很曲折。就是窦太后的女儿长公主这一个人。这个人的话历史上因为他姓窦。所以经常称她为窦太主。窦太主这个人他的丈夫死得很早,早年守寡。窦太主守寡以后呢?遇到了一件事,当时一个珠宝商,经常到他家去卖珠宝。这些人他们是皇亲,有钱买珠宝。这个珠宝商是个女的,带了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到这个窦太主家卖珠宝,一来二去就熟了。结果这个窦太主就听很多人说,说这个珠宝赏带着这个小男孩长得特别帅。十三岁的小男孩特别帅。这个窦太主一听就有心了。召过来小男孩一看。确实这个小男孩极其俊俏。然后窦太主就说了一句话:“吾为母养之。”说我替你母亲养起来。这时候窦太主就把这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包起来了,包养起来了。教他读书,教他认字,教他赶车,教他射箭。把这个上流社会社交的东西全都教给他。然后五年以后这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已经十八岁了,长得非常帅。到了十八岁,这个时候窦太主多大了呢?五十多岁了。五十多岁的窦太主要求这个十八岁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姓董,叫董偃。让他伴寝。这样伴寝就成了名副其实窦太主的内宠。然后呢,她就给董偃一个权利,叫他散财交士。你去广交京城的那些达官贵人,而且做一个规定,说这个董君。说董君每一天花钱要有一个限制。叫什么限制呢?“董君所发,一日金满百斤,钱满百万,帛满千匹,乃白之。”这个话什么意思,说董君花钱,如果一天的花钱,黄金不超过百万,铜钱不超过一百万,绢帛不超过一千匹,随便花,不要报告我。超过这个数,再向我报告。叫他散财交士。这样一来董偃交了很多朋友。结果有一天,他交到一个朋友,跟董偃关系不错。给董偃说了几句话,他说你董偃现在可是名满京城,不过你想一想你“私侍汉主,挟不测之罪”最为一个家臣。你和公主这种关系,你这个罪可是不轻啊。这个事儿一旦追查起来,你这就是杀头之罪啊。董偃说这个事情我早就知道,很棘手,但是我没有解决的办法。这个朋友就告诉他你回去如此如此办理。然后这个董偃回去办理。就按照他朋友的说法跟窦太主讲了。这个朋友给他说了个什么办法呢?窦太主这个人很有钱有权有势。他有一处好园子,这个园子叫长门园。这个园子,汉武帝非常喜欢,这个朋友建议说你把这个园子献给汉武帝。汉武帝一定很高兴,而且汉武帝很快会知道这个献园子的是你,董偃提出来的。所以汉武帝肯定会对你另眼相看。所以董偃把这个计划告诉窦太主以后,窦太主是言听计从。立刻写一道章表奏给汉武帝,汉武帝立刻照单全收。然后把这个长门园改名长门宫。所以这个园子一献,汉武帝就对董偃已经有一点好感了。但是窦太主还觉得不过隐。这个事情还要进一步做。这个活下面怎么做呢?他要想办法让董偃和汉武帝两个人能够接上头。然后窦太主就装病不上朝了。窦太主一不上朝,皇帝就来慰问。皇帝一来慰问,窦太主就说了一番话。他说我蒙皇上厚恩,得以过到今天这个生活。但是我现在年事已高,我最担心就是万一哪一天我西归了,见不到皇上了,我心里有个遗憾。就是我没能在家里设个家宴,来报答皇上一下。她这个话其实就是想请皇上到她家吃一顿便饭,搞个家宴。皇上一听,行啊。改了一天,汉武帝就到窦太主家里去了,窦太主其实想借这个机会让董偃和皇上照上面。到了这一天,皇上一来,这个窦太主穿了一身下人的衣服。亲自操刀为汉武帝做饭,汉武帝聪明得很。他什么都知道,他看见他姑姑这样做。他就问了一句话,主人翁在哪里?这个主人就是男主人。就是你们这个家的男主人在哪里?一点出来这句话,窦太主就觉得脸上一阵发烧。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啦,养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包养。这个事情侄子来了提起这个事,挺不好意思的。窦太主就赶快把所有的首饰摘掉,鞋子脱掉,跪下来请罪。说我的确有一点说不出口的事。皇上不责怪我,我感到非常荣幸。皇上说就这样吧。请主人翁出来见一见吧。窦太主就等着皇上这句话,然后就让董偃出来。董偃这个时候穿着佣人的衣服就跪在殿下。汉武帝就赦免了他的罪。然后让他平生,换了衣服,然后上来,喝一次酒。董偃的年龄和汉武帝的年龄相仿。他两个年龄非常接近,而且董偃确实长得很漂亮。汉武帝又是特别喜欢漂亮的人。汉武帝不但喜欢漂亮的女人,而且也喜欢漂亮的男人。所以他也很喜欢董偃。当然他不会插一脚,他就和董偃两个人特别合得来。两人一见面以后,一见如故。一个长得漂亮,再一个特别会来事,有眼色。这样一来二去董偃就经常陪汉武帝斗鸡、踢球,玩得很好,玩得很高兴。汉武帝有一次,就在他的宫殿里,摆了个宴席,请他姑姑和董偃喝酒。请他们喝酒的这个地方,叫宣室。这个宣室就是皇帝处理政务的地方,他在皇帝的正殿设宴席,招待窦太主和董偃。而这一天,把门站岗的刚好是东方朔,东方朔在那里站岗。东方朔看窦太主进去了没阻拦,皇上进去了也没有阻拦,董偃要来了,他拿出长戟一挑,拦住,不准进。不准董偃进宣室。汉武帝就问了为什么?东方朔说董偃有三条可杀之罪。一是以家臣身份,私通公主。二是未婚同居,伤风败俗。三是在皇上正要建功立业的时候,声色犬马,诱惑皇上,让皇上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有这三条可杀之罪,董偃不能进宣室。宣室是皇上处理政务的地方,绝不能让他进。汉武帝傻啦,窦太主傻了,董偃也傻了,全傻在那儿。汉武帝沉思了好长一段时间,汉武帝说了两句话,第一,说得好,你说得好,先奖赏。肯定一下你说得好。第二,下不为例,今天酒都摆上了,你总不能不叫喝吧。东方朔就把那个长戟横在那里,死活不让进。汉武帝一看,没有办法,既然不叫进,换地方。传旨把酒宴换到北宫。另外走一个门,这个门叫东司马门。从东司马门进去,从此以后这个东司马门成为了皇宫中间专门是下人进出的地方,而且改名东郊门。这一次对窦太主和董偃打击非常之大。你想想他一直受到京城权贵的热捧,结果叫东方朔来了一个三大罪,弄了一个长戟挡在外面,死活不让他进。董偃从此以后失去了汉武帝的宠幸。汉武帝听进了东方朔的劝告,疏远了董偃。这以后董偃就失宠了。失宠以后的董偃感到非常没有面子,窦太主也感到非常没有面子。所以董偃就郁郁寡欢,三十岁就死了。董偃死了以后,窦太主也感到非常郁闷,没过几年,窦太主也死了。死了以后,窦太主和董偃合葬了。

解说:在上一期节目中,王立群先生为我们讲解了一个诙谐幽默的东方朔。但是通过上面的三件事,王立群先生又讲了一个明辨是非,有原则的东方朔。两个东方朔差别之到,我们很难把这两个东方朔合在一起。那么到底哪一个是真的东方朔?哪一个才是东方朔的本来面目?

为了讲清这个问题,我们不妨看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叫《答客难》。《答客难》是东方朔首创的一种文体,后来这种文体就叫做难体。“难”成为了一种文体。这篇文章呢是东方朔他设计了一问一答,实际上是自问自答。问的一方是博士和诸先生,答的一方是东方生,东方朔自己。这个博士跟诸先生就问东方朔,他说我听说古代苏秦、张仪身居九卿高官,而你东方朔读了那么多书,自以为是海内无双,可是你东方朔做了个什么官呢?可是你东方朔“官不过侍郎,位不过执戟”这个执戟是个爵位,你这么小的官你比人家苏秦和张仪差得太远。这是为什么?东方朔做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回答。东方朔这样说:“彼一时也,此一时也,岂可同哉?”“彼一时,此一时”我们经常用这个话就出自与东方朔的《答客难》。他说苏秦和张仪生活那个时代,是诸侯割据的那个时代,得到人才,你这个国家就兴旺;失去人才,你这个国家就灭亡。所以那个时候的国君是广泛地网罗天下的优秀人才。他说我现在碰到的是什么样的时代呢?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是“天下平均,合为一家,动发举事,犹运之掌,贤与不肖何以异哉?”我们现在遇到的是一个天下太平,大一统的一个天下,不是诸侯割据了。无论是贤士或者是不肖,不肖就是不贤,就是贤才和非贤才都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这个时代你即使生出来就是个圣贤,你也无事可干,天下无事,圣贤没有一个用武之地。所以下面东方朔就讲了,非常有名的几句话。他说现在这个时代,“尊之则为将,卑之则为虏;抗之则在青云之上,抑之则在深渊之下;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这几句话非常有名,他说这个时代如果尊你、捧你,你就可以做将,如果不尊你、不捧你,你只是个兵;如果有人提拔你,你就可以青云直上,如果没有人提拔你,那你就在深泉之下。特别是后两句,非常有名。“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这两句话流传极广。成了整个封建社会那些失意文人,抒发自己怀才不遇最有名的句子。所以《答客难》这一篇文章整个写得就是东方朔的怀才不遇。这篇文章才是真正表达东方朔的内心世界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如果我们读到以后,你就会知道,其实东方朔是有大志的。只是他的大志得不到实践,东方朔决不是什么大隐,他哪是大隐啊?他做的那些事儿,没有一点隐士的味道。所以东方朔不是个大隐,大隐只是个表象。所以历史上真正的东方朔是我们这一集讲的东方朔,才是真的东方朔。

解说:王立群先生认为,诙谐可笑的举止只是东方朔掩饰自己内心本质的一种手段。其实东方朔根本没有做到大隐。在他内心的深处还有怀才不遇的苦闷。就东方朔那个人来说,他与中国其他读书人一样,有着济世安邦的政治抱负。司马迁在《史记》中也花了不少笔墨也记载了不少东方朔治国安民的事迹。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历史只记住了一个另类奇才东方朔?为什么东方朔只给人们留下一个放荡不羁的形象呢?

我想这里面有两个原因。第一原因是东方朔的真面目和一般读书人没有区别,就是辅佐明君治平天下。这和一般读书人没有区别,大家记不住。大家记住的都是每个人最具有个性色彩的一面。我们对一个人的印象只能记住他最有个性的一面。东方朔治国安民这一套没有个性色彩。东方朔最具有个性色彩的是他的滑稽,是他的恶搞。这是一个他最有个性的,所以被人们记住了。所以一个历史人物,他最后流传下来的真相,未必就是他本来面目。所以我们通过东方朔可以悟出来一个道理,集体思维的惯性是足以在历史背后重新塑造一个历史人物的。所以解读历史人物非常困难的一点,就是我们记住的历史未必是真实的历史。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小说影响。上一集我们所讲的东方朔的故事都出自与《史记》、《汉书》、《资治通鉴》正史记载。有史可查是真正的历史记载下来的。凡是野史记载的,比如像《东方朔别传》,还有小说中间记载的我们一律没有讲。但是东方朔这个人,由于他的个性色彩,非常另类。所以东方朔在世的时候,就流传了很多和他无关的事情。到了东方朔的身后,他死了以后,出现了很多小故事,都是说是东方朔的。我们举两个小故事来说一说。有一个小故事叫做《怪哉》。说一天汉武帝到甘泉宫去看见路上有一个紫红色的小虫子。这个小虫子长得非常奇特。它像人一样,有头也有五官,谁都不认识。然后就召东方朔来看,问东方朔这是什么动物?东方朔说这个小昆虫的名字叫做怪哉。为什么叫做怪哉呢?因为在秦朝的时候,法律非常严酷,把很多无辜的老百姓打到监狱里去。老百姓在监狱里面,就对天感叹:“怪哉怪哉”,感动了上天,上天就造出来这个小虫子叫怪哉。他说我估计,这个地方一定是当年秦朝监狱的所在地。汉武帝派人一查地图,果然是当年一个监狱所在地。汉武帝就问这个虫子怎么消呢?他说我只知道借酒浇愁,既然他是仇怨化成的,把他放到酒里,就一定能够消灭。汉武帝就拿了一个酒杯,然后把小虫子往酒里一放,果然化了。这个是传说中间的东方朔的故事,这是野史,不是正史。但是这类故事流传得非常广,还有一个故事叫《仙酒》,传说,这也是野史。传说君山出产一种仙酒。这酒喝了以后,人可以成仙。所以汉武帝非常希望成仙。所以汉武帝就派人去找这个仙酒,果然找到了一瓶仙酒。汉武帝还不敢喝。洗沐,把身上洗干净,斋戒了七天然后准备去喝。等他去喝他发现那个酒被人偷喝了。一查谁偷喝了,东方朔。汉武帝这个气啊,他好不容易找来一瓶仙酒,等了七天,我来喝了你给喝走了。汉武帝下令马上把东方朔给杀了。东方朔说别忙,这个酒如果真喝了能够成仙的话,你杀不死我,我已经成仙了。你怎么能杀死我呢?假如这个酒不是成仙的仙酒,真是假冒伪劣,那么你杀了我也没有用。他本来就是假的,我喝的是假酒,你没有必要杀我。这画一讲,汉武帝一听是这个理。是仙酒你杀不死他,是假酒你没有必要杀他。就这东方朔是白喝了一瓶仙酒,也没有受到惩罚。诸如这类的故事太多,我不讲了,这都是野史,小说中的记载。恰恰是野史、小说中的记载,把这种东西渲染得太多了。我们记住了另类奇才东方朔,忘记真正的治国奇才东方朔。所以这就是历史上东方朔的真正两面。如果合起来看,就是一个完整的东方朔。所以我们讲到这里边,实际上我们可以体察到,其实东方朔是很痛苦的,他有抱负有正义感。但他的抱负不能实现,他整天装疯卖傻。他要不那样搞笑,不那样恶搞就无法生存。他的正儿八经的建议,得不到皇帝的重用,汉武帝始终把东方朔划到另类去了。入了另册,弄臣。所以东方朔一开始就搭错车了,他一搭错车,弄得他一生都很被动,搞得他一生都很痛苦。汉武帝需要弄臣,但是更需要重臣。汉武帝一生的事业就是和匈奴的作战。而在作战中间,卫青和霍去病是他最倚重的重臣。那么在今后的对匈作战中卫青如何表现呢?他的一生又是怎么度过的呢?请看下集,《一代将星》。